沒安全感的人類,不論男女,總是喜歡問:
"你XX我麽?" XX=愛,喜歡,討厭...或?

我就是典型的"不安感侯症群"成員,而這種人,總是想要得到只有是或否的準確答案來暫時安慰自己不安的焦躁感,卻在這種藥力消失後更加瘋狂的向自己重視的人轟炸"是非炸彈".


站在我自己的立場,這並不是我的錯,嗯,不是我們的錯.
我,我們,硬要說的話,只不過是延者我們的本能在疾趨吧.畢竟本性是個無法抛棄的..石頭.固執而沉重的我在我們的心裏.

"是,我OO你."OO=愛,喜歡,討厭...還有呢?


每個人都受過傷,不論輕重,只要被人傷害過,尤其重視的人.事情過去,我們還一樣歡笑,卻沒發現心是木頭做的,只要釘過釘子,就會有洞留下.

然後,就需要用許許多多的是是否否像貼綳帶一樣把那些洞遮擋起來.
從來沒有想過,他們,是否已經厭倦,害怕了我們的問題.有時候,回答是,會讓我陷入更瘋狂的狀態,回答否,卻又被我責怪太假了,不說實話. "那到底要怎樣?!" 當對方也快陷入抓狂地步是跑出的這一句卻讓我迷茫了.

「.連自己都不知道的目的. 」


曾經遇到的男人,順從,不耐煩,都有.卻都只是嘴上說說,是與否,對他們來説只是考試的選擇題,答案了然於心.而我也麻木的接受,麻木自己的心.直到,直到 他的出現....

深深傷害過我的男人,留下的傷比任何人都深,都痛,都記憶猶新.他從不回答我的"是非題",做者想對大家都好的事情,卻不知覺的傷害了一些人.只是太溫柔.對誰都是.
後來,經歷了很多,哭過,痛過,悲傷過,傷害過,失去過,醒悟了,於是真愛了.卻還是不管"發病"的我,只是認真的說,我不會說的,你只要看我做,就知道了. 或許自己太過懦弱,一直活在之前的陰影下,雖然知道,他.真的變了,卻還是不敢把全部都放進去,只要有一點風吹草動就座噩夢,害怕害怕害怕害怕害怕害怕害怕...

或許更需要 是與否 的答案?

直到某天崩潰的自己,朝他大喊出自己的痛苦.他抱著我說:"你想要聽嘴上說說的麽?這誰不會?聽了你就相信了?爲什麽不去看眼前發生的事情呢?以前的我是個猴子!但是過去了,爲什麽不多給我點信心,也給你自己點信心呢?" 聽到他難過的說完這些的我,哭的更大聲,連氣都喘不過來,卻覺得心變得不一樣了,輕盈.


現在暫時分隔兩地.孤獨,還是孤獨.
卻不再發"是與否"的問句.

嗯,因爲,不重要.







木頭心,從洞里鉆出了美麗櫻花.
創作者介紹

Love & FanFan 范瑋琪

范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